我对你的爱是平淡是疯狂——观电影《我的国王Mon Roi》

我想—到了最后

我对于你的爱,也只不过是,我,坐在你的身旁。
我,看着你胡渣出神,我的心里不禁微笑了,爱是平静里的波澜,我的心随你潮起潮落。

爱是什么?

看完电影我不禁感慨道。

Tony在经历了滑雪事故后,膝盖严重受伤,在恢复中心接受治疗,依靠于治疗团队和止痛药,她终于有了一些时间,回忆起曾经的与Georgio之间的爱情点滴。

我看到IMDb上有一个电影评论的标题写着”Great film_The price we pay for love”
何尝不是。

看完后我沉默了很久。

也许是因为

这曾是我们的一切。

You the only man that’s ever touched me.——观电影《月光男孩》

You the only man that’s ever touched me.
You’re the only one.
I haven’t really touched anyone since.

你为什么要跟我打电话。
你知道吗
你是至今,唯一碰过我的人。

你过的怎么样?
not match
不怎么样。

小黑成长在一个黑人社区,妈妈是一瘾君子,经常与男人厮混嗑药,小黑小时候有家无法回,遇到了一个名叫胡安的男人,带小黑回家,小黑寡言,内向,老实,也很少说话。胡安教他游泳,胡安的女朋友教他自尊自爱。
小黑在学校经常受到欺负。
在中学时代,一个夜晚,小黑的朋友,凯,亲了他。
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
那么年少
那个吻,到了我的心里去。
从此以后,我再没爱过其他人。
爱是爱过。
只是
也不一样。
你是唯一。
说来有些俗套
但对于小黑来说,你是我的only one
却一点也不俗套
但这话从小黑心里吐露出来。
是最真诚的爱。
但这世界好像视真心如粪土。
但又如何,无所谓了。
别看着我。
Don’t look at me.

我,不低头——观电影《我,丹尼尔·布莱克》

近日因为感冒的缘故,味觉和嗅觉消失了一阵子,吃什么都如同嚼蜡。拿起一个葡萄柚来闻,也没有了那酸甜清香的葡萄柚香味。真怕再也闻不到那味道了。桌上的香水,我拿起来,我自然也闻不到那味道了。真叫人伤感,人的生命,原来这容易被破坏,打败一个人,不必看他强的地方,只要找到一个最柔软的地方。

我以为的人生天久地长,在这阳光照不到的,朝北的屋子里,风透不过来的日子里,我的感冒痛症,使我一度以为人生竟然不过如此,死固然是难堪的,只是难堪一直都是没有下限的。对,想起来,堕落总是没有下限的。

痛苦,竟,也是没有下限的。

想起来,电影人工智能(AI)里,人类杀害无用的机器人的时候,倒也不愿关闭机器人的疼痛感知系统,旁观者,总是希望看看那痛苦到底是有多痛得……毕竟不是在自己身上,就算是,也好像不是现在。

快乐竟是有上限的。不过我们,总是痛着也快乐着的。

总是这样活着的。

电影《我,丹尼尔·布莱克》讲述的这个故事,也使我更感到深刻。

电影讲述了一个经历了心脏病的老人——丹尼尔-布莱克,失去了工作,为了生活,他不得不去申请失业支持补助,他遇到了许多的困难,但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,他也是不懈的坚持着他的心。

想起来,《玉熙的电影》里面有人问

应该坚持什么活下去?

答曰:应该自己去寻找。

现在只想坚持肯定的语气,说一句:应该坚持什么活下去。

电影中,丹尼尔-布莱克帮助过的小女孩黛西,来看望他,他有些不愿开门,因为他的situation有点糟糕。有点mess,他求小女孩回去吧

小女孩问道“我有一个问题,丹尼尔,你是不是帮助过我们呢?”

“I suppose so….”丹尼尔答道

“那……为什么我们不能帮助你?”

……

“I’m sorry …. I’m sorry …. I’m so sorry”

丹尼尔打开门,抱着黛西说道。

I’m so sorry……

After having suffered a heart-attack, a 59-year-old carpenter must fight the bureaucratic forces of the system in order to receive Employment and Support Allowance.

我望着你的眼神里永远充满了无限柔情—观电影—《只是世界尽头》

印象最深是……美丽的苏姗妮,和她母亲在那“烂音乐”下,跳着美丽的健美操,我最深爱的一幕,仿佛人生总是需要一些烂音乐的。

最深爱的哪一个镜头,是路易斯望着苏姗妮出神,目光之缥缈,仿佛已经不再人世间,可世界照常。美丽的音乐照耀着那独自的末日光景。

我爱你,不再此刻,在这烂音乐下的健美操的时间里,我就爱你这一会儿,何妨。

爱总是爱过的,活,总是活过的。人生,总是,存在过。

只是——世界-尽头。

Juste la fin du Monde.

泽维尔·多兰的电影《只是世界尽头》,讲述了一个蒙(误)患绝症的作家Louis (Gaspard Ulliel饰演),准备告诉家人他将不久于人世的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