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不低头——观电影《我,丹尼尔·布莱克》

近日因为感冒的缘故,味觉和嗅觉消失了一阵子,吃什么都如同嚼蜡。拿起一个葡萄柚来闻,也没有了那酸甜清香的葡萄柚香味。真怕再也闻不到那味道了。桌上的香水,我拿起来,我自然也闻不到那味道了。真叫人伤感,人的生命,原来这容易被破坏,打败一个人,不必看他强的地方,只要找到一个最柔软的地方。

我以为的人生天久地长,在这阳光照不到的,朝北的屋子里,风透不过来的日子里,我的感冒痛症,使我一度以为人生竟然不过如此,死固然是难堪的,只是难堪一直都是没有下限的。对,想起来,堕落总是没有下限的。

痛苦,竟,也是没有下限的。

想起来,电影人工智能(AI)里,人类杀害无用的机器人的时候,倒也不愿关闭机器人的疼痛感知系统,旁观者,总是希望看看那痛苦到底是有多痛得……毕竟不是在自己身上,就算是,也好像不是现在。

快乐竟是有上限的。不过我们,总是痛着也快乐着的。

总是这样活着的。

电影《我,丹尼尔·布莱克》讲述的这个故事,也使我更感到深刻。

电影讲述了一个经历了心脏病的老人——丹尼尔-布莱克,失去了工作,为了生活,他不得不去申请失业支持补助,他遇到了许多的困难,但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,他也是不懈的坚持着他的心。

想起来,《玉熙的电影》里面有人问

应该坚持什么活下去?

答曰:应该自己去寻找。

现在只想坚持肯定的语气,说一句:应该坚持什么活下去。

电影中,丹尼尔-布莱克帮助过的小女孩黛西,来看望他,他有些不愿开门,因为他的situation有点糟糕。有点mess,他求小女孩回去吧

小女孩问道“我有一个问题,丹尼尔,你是不是帮助过我们呢?”

“I suppose so….”丹尼尔答道

“那……为什么我们不能帮助你?”

……

“I’m sorry …. I’m sorry …. I’m so sorry”

丹尼尔打开门,抱着黛西说道。

I’m so sorry……

After having suffered a heart-attack, a 59-year-old carpenter must fight the bureaucratic forces of the system in order to receive Employment and Support Allowance.